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NCC何必急著解除管制 2006.05.18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NCC)成立以來,委員們積極任事,近日刻正擬訂95年度施政計劃中,而檢視其所草擬的四大施政目標,首要目標是「促進數位匯流與提升國家競爭力」,其中第一要務則是「解管制」,其次是「通訊傳播作用法立法政策與時程規劃」,以及「寬頻政策規劃」。

以NCC鎖定的首要政策目標的施政內容來看,若以解管制為優先再者談政策與立法,似已經本末倒置,因為俟政策法規完備後,解管制自然水到渠成,但如果以解管制為首要任務,而不先擬訂健全產業結構與市場競爭規範等政策法規的話,數位寬頻產業將在這法制空窗期間遭市場有力人士與財團所掌控與壟斷,屆時再來談政策立法,勢必就會落入這十幾年來相關產業主管機關一直受制於法令不周延的掣肘,而無法有效管理媒體與傳播產業的困境,NCC在擬訂施政目標時其先後次序不可不慎。

政府無力管制弱肉強食
舉個例來說,去年當某集團有意多推出幾個購物頻道,結果全台系統業者毫無置啄餘地,幾乎全壘打,即所有頻道都順利上架;但反觀另一集團所推出的新購物頻道,卻在競爭者有意無意的抵制下,上架率只有約六成。當時未高聲喊出解管制的主管機關新聞局都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接受「市場自由競爭」的結果,但相信聰明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絕對不是主管機關所謂的市場競爭結果!因此目前台灣媒體與傳播產業問題不在於市場管制過多或不夠解管制,而是主管機關無法提供傳播產業市場得以自由競爭的公平政策機制!在這場購物頻道戰爭後令人沮喪的發展是,該集團有樣學樣,大舉併購有線電視系統,希望透過市場的水平與垂直整合,以自力救濟保障集團權益,這就是當前有線電視市場現況-弱肉強食-這是政府失職啊!NCC不可不知!實在不能再高唱解管制,因為現在政府對有線電視產業市場根本已毫無管制能力了啊!

其次以解管制為首要施政目標的重要政策所為何來?是給企業集團更好壟斷市場的氛圍?還是在保障消費者權益?筆者曾在監察院邀談會議中強調,即使台灣出現全亞洲最大的傳播集團,甚至全球最大的傳播集團,我都不在意也樂見,但我所關心的唯一問題是:這集團的存在對台灣全體消費者有何益?如果台灣出現全亞洲最大的傳播集團,但這卻是犧牲全體國人的媒體消費權益而成,那我們要這全亞洲最大的傳播集團作什麼?

獨立於政治財團之外NCC強調是獨立機關,所謂獨立除是要獨立於政治的影響,更要獨立於財團的影響之外,但千萬不要把公民團體與消費者權益也獨立在外,所以建議NCC,解管制可以是施政的終極結果,但不必是短期的施政目標,甚至可能只是個手段,如果沒有預先的配套策略,結果將會是個災難,因此NCC迫切的施政目標應該是如何健全傳播產業結構,建立公平競爭市場,讓所有有心加入傳播產業的企業都能被公平對待與公平競爭,這樣才能達成加惠消費者以及解管制的真正終極目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