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台灣會不會有彼得詹寧斯? 2005.08.10

美國周日深夜CNN用快報形式插播報導美國廣播公司(ABC)前主播彼得詹寧斯過世的消息,看到一位記者的過世受到如此重視與尊崇,難免聯想起台灣最近紛擾的衛星電視換照爭議,這時筆者心裡自問:台灣會不會出現像彼得詹寧斯如此受尊崇的新聞工作者?但立即的答案是不會有!

首先,台灣沒有像民主國家那樣了解媒體本質與責任的媒體老闆,有的是只會要求新聞記者「Show Me the Money」的媒體老闆,這樣的老闆所擁有的媒體,應該不懂什麼是社會責任吧?不懂什麼是媒體角色?應該更不知道什麼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吧?我認為他僱用的記者都懂這些理念,只不過為五斗米折腰,因此不敢直言吧!

當然這些老闆們會反駁,難道要我們做生意講責任而不賺錢嗎?我想沒有人主張辦媒體就不應賺錢,但如果辦媒體的目的是在賺錢,那我會建議這些媒體老闆們,去士林夜市賣蚵仔煎,可能比辦媒體還容易賺錢啊!何必經營媒體呢?

其次,台灣缺乏有擔當與遠見的媒體主管。在這樣的媒體老闆手下做事,不是得忍氣吞聲任其胡作非為,不然就只能高唱歸去來兮。

民眾沒有正確認知
如果媒體主管只是忍氣吞聲,在夾縫中偶爾偷偷實踐媒體職責,我們也不忍苛責,但令人氣餒的是,有些媒體主管竟然為虎作倀,跟老闆同一鼻孔出氣,欺壓基層記者,積非成是,沒有擔當。例如,當各界批評政府置入行銷時,有媒體主管在公開場合竟然說,如果政府要置入媒體的議題,例如防止家暴,是媒體也覺得應該做的,那媒體讓政府置入有什麼關係?天啊!這就是典型的媒體老闆與主管上下交相賊,殘害基層工作者的實例啊!如果那是媒體應該做的,那為什麼要收政府的錢?要政府給錢才做呢?媒體的職責哪裡去了?

所以這位主管說,不應怪媒體被政府置入,要怪政府為什麼要置入媒體?這又是什麼繆論?政府想操控媒體中外皆然,但其間的差異是,西方媒體會挺起胸膛拒絕,台灣媒體不僅不知拒絕,還要大家怪政府為何要置入?這樣的媒體哪培養得出彼得詹寧斯?

第三個,台灣沒有對媒體有正確認識的國民,大家都把媒體當作是娛樂的工具,媒體資訊也只是茶餘飯後的談資,除此之外,媒體別無用途。民眾不懂媒體對民主政治發展的重要,對建構公民社會的重要,以及媒體除娛樂功能外,其實還有教育、資訊、監督等的功能。而民眾的無知是誰造成的,當然是媒體迴避自身職責的結果!關於這點,筆者實在不忍苛責台灣民眾,因為誠如學者所說,其實台灣社會包括政府、政黨、媒體根本就是共犯結構,就像這次的衛星換照事件,三者都不樂見媒體改革的成功,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愚民,大賺其錢或騙取政權。

即使十幾年或幾十年後,台灣媒體老闆還是以賺錢為目的,對媒體職責視若無睹,媒體主管還是只知逢迎拍馬,扭曲專業義理,而台灣民眾還是不能有管道了解或自覺媒體在民主社會的重要性,那台灣還是不會出現彼得詹寧斯的,相信我!

最後不要質疑我沒有提到政府,政府永遠是媒體要堅持對抗的惡魔,當媒體不長進,政府就囂張,如果政府惡霸,問題仍還是在媒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