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藍綠對抗 NCC不可期待 2005.08.02

最近幾乎所有談媒體問題的報導或評論,結論都是期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應趕快成立,總認為NCC成立後媒體亂象就不見了似的,這其實是個見樹不見林的管見,因在國內藍綠對抗的主流政治思潮下,未來不管是通過泛綠版本,或是泛藍版本,對台灣媒體的未來都將是個大災難,實在不期待也罷!如果藍綠不擺脫對抗思考,真為台灣媒體發展作長遠規劃,那成立十個NCC也沒用啦!

執政黨版矮化NCC
造成現在NCC橫躺立法院而毫無進展,光怪執政黨執行不力也不對,但要怪反對黨無理阻擾好像也不妥,公平的說法是藍綠應該各打五十大板,藍綠實在不必再互推責任,虛情假意演出討好選民的濫戲碼。

此話怎講?話說執政黨的NCC版本,雖然是仿效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FCC)的組織模式,但卻捨棄美國設計FCC隸屬總統府,其委員由總統提名,經國會同意後任命的公共委任模式,未來NCC組織層級隸屬於行政權之下,由行政院管轄,委員任命也不採行公共委任模式,迴避立法院而直接由行政院長任命。這樣矮化NCC,非公開的理由是可避免牛鬼蛇神充斥的立法院不當干預,以免阻礙行政效率,但其實這是非常沒說服力的。試想,若未來NCC隸屬行政院,那與現在行政院新聞局,又有何兩樣?當它作任何決策時,還不是會像這次衛星電視執照審議一樣,可任由行政院院長說三道四!這樣的NCC真的會比新聞局好嗎?這版本應該是執政者的私心,或便宜行事心態作祟,但反對黨卻好像視若無睹!

再來說反對黨版本,理論上來說,反對黨應該是代表全民利益來監督執政者,以謀求全民福祉,但我們的泛藍,似乎不懂什麼叫「反對黨」,永遠只知以「前執政黨」自居,以爭奪執政權為目標,卻不知與人民站在一起,因此提出一個對抗執政黨的NCC版本,重點不談公共委任模式,奪回監督與任命權,以符合NCC公共監督設計機制的原意,而是提出政黨比例制作反制。

在野黨版無可行性
對於這樣的設計,好聽一點叫創意,因為是全世界獨創,難聽一點叫異想天開,毫無可行性。試想,如果政黨比例可以適用在行政組織的成員資格,那恐怕將來台灣選總統也可以依照政黨得票比例去分配四年的任期,每個政黨推派的候選人可以依其得票比例分到幾個月不等時間做做總統,而這像話嗎?另外,如果NCC委員真的由政黨指派,那NCC將成為政黨利益對決的場域,絕非以全民利益為決策依歸,因為所有委員只需向其推薦的政黨負責,根本不必管什麼消費者或閱聽眾的權益。

所以,各界不要寄望成立NCC就會成為萬靈丹,因為不管是綠版或藍版,絕對只會成為台灣媒體的大災難,筆者建議大家要趕快自力救濟,學學MTV頻道曾用過的廣告詞,向立委諸公們說-我要我的NCC!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