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買通媒體 無助政府形象 2007.01.13

一位久居美國的朋友曾經問我,為什麼台灣政府每年要花這麼多錢去進行媒體置入性行銷?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他則提出答案說,如果台灣政府官員都具備政務的專業,也有面對媒體去說明與捍衛政策的能力,哪還需浪費政府預算去買媒體時段與版面來進行政策置入性行銷?所以當前置入性行銷問題的核心,就在台灣官員缺乏任事的專業能力,也無力親自捍衛政策!

金管會表現應肯定
我會突然想起這段對話,是因為最近見到中華銀行被金管會接管引發各界疑慮與社會不安,而金管會主委施俊吉則親上火線,不分周末與周間,一天連續幾個記者會,直接面對媒體親自說明相關決策與處理進度。從公關專業的角度來看,金管會的作法頗符合政府公關策略的原則,而主委親自出面說明,更能滿足媒體想親訪首長的職責需求,一兼二顧。

從這個層面來評論,施俊吉可算是中華民國政府中少見有擔當的部會首長了;他不像過去諸多政府首長決策不明、敘事不清、事事逃避而不敢面對媒體與各界的質疑,反而只會花政府大把預算,去買媒體的新聞時段與版面,並藉此籠絡無格的媒體,以逃避各界的指責,這點金管會在這期間的表現應該是可以被肯定的。

這位朋友轉述說,當美國發生狂牛症恐慌時,美國衛生相關部門首長立即召開記者會,以相當熟悉業務的專業態度,親自回答媒體所有的問題,接著數周更持續安排各相關部門官員出面向媒體說明各種可能引發的問題與防範之道,所有想了解狂牛症議題的民眾,都可以透過官員對媒體的解說而得到第一手資料,從來也沒有見到衛生部門花錢去買媒體時段與版面進行置入性行銷,反而更能平息社會各界可能引發的大恐慌。

反觀國內,當台灣發生重大事件時,我們相關部會的首長在做什麼?是誰在媒體面前向社會大眾細說分明?是部會首長、公關人員?還是只會想花大把預算去買媒體,去置入,但卻不敢面對媒體解說政策、捍衛政策呢?

凸顯高官缺乏擔當
根據統計,過去幾年,中央政府花掉超過十幾億新台幣去購買媒體時段或版面,進行政策置入性行銷,而由於媒體廣告市場衰落,諸多媒體選擇自毀立場,放棄監督的天職,爭先搶食政府置入行銷預算,使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台灣最大的廣告主,這說來雖然荒唐,但不正是凸顯台灣政府高官向來缺乏專業與擔當的問題嗎?

只要無能的政府官員花大把納稅人的錢,去堵理應監督政府的媒體的嘴,媒體考量拿人手短,放棄監督職責,結果倒楣的還是社會大眾。這就是政府進行媒體置入性行銷可惡之處。

因此,如果說中華銀行所引發的金融弊端可以為政府與台灣社會帶來些什麼正面的影響,那可能就是從金管會主委願意直接面對媒體說明政策,而帶給其他部會首長的些許啟示,好讓大家以後都可以對政府首長們大聲的說—挺起胸膛面對媒體,不要再浪費納稅人的錢去進行置入性行銷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