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支持TVBS不等於支持2100 2005.11.07

近日紛紛擾擾的TVBS撤照風波,打一開始我就認為是政治問題,而不是媒體問題,所以不是我這種不懂政治的人可以發表謬論的。不過事件發展至今,還是浮現該被討論的媒體問題,因此,我覺得可以從媒體的本質來談TVBS風波。

首先,我根本不認為TVBS有任何違反《衛星廣播電視法》第10條的地方,原因是第10條只規範「直接」投資的外資,它既沒有禁止全面外資,也沒有規範「間接」投資的內涵,因此即使TVBS完全是外資又如何?至於媒體應不應該規範外資或中資,那是另一個問題,應該與目前的TVBS爭議無關。但是新近新聞局提出的港資等不等於中資?或者是東方彩視的營運業務、董監事會運作、經理人組成等問題,這些恐怕還有得讓TVBS傷腦筋的,因為那是家什麼樣的公司,TVBS應該比外界更清楚,不過,我還是要說,這已經是政治問題。

全民譴責無的放矢
接著談我該談的媒體問題。我堅決支持TVBS貫徹作為新聞媒體,監督執政者與揭發政府弊案的決心,這是毫無疑問的,也值得全民給予鼓勵。由於戒嚴的限制,長期以來台灣多的是政黨與政府經營的媒體,缺乏有勇氣敢與執政者對抗的媒體,因此,單就監督與揭弊的媒體本色來說,TVBS是值得支持的,因為套句資深新聞工作者王建壯的話──媒體應該是永遠的反對黨。

但支持TVBS卻不等於支持《2100全民開講》這節目,或者說,我根本不支持2100,因為2100放任自稱是政治觀察家與資深媒體人的人,在其節目中侈言高論與無的放矢。有多少談話性節目,當有來賓作毫無證據的「推論」、「指控」,或提出「合理的懷疑」時,觀眾總看不到主持人適時提出質疑或提醒,或者追問證據何在?這類節目的主持人不應只是時間的控制者,只會說「下一位」,或者只是跟來賓一搭一唱,完全失去新聞媒體工作者應該有的專業與批判。例如,如果有來賓指控某某人是泛綠同路人,某某團體是泛綠外圍組織時,主持人應該立即要求他提出更具體的證據,而不能聽而不聞或置之不理。雖然這不只是2100如此而已,但我還是無法支持這樣的節目,因為它已成為台灣惡質放話文化的共犯結構的一員。

其次該提醒的是,不知媒體業者有沒有想過,當媒體遭到政府企圖干預的「鐵鎚棒」時,總會大聲疾呼要全民來支持媒體監督政府,但是當政府祭出置入性行銷的「紅蘿蔔」時,媒體卻又不肯為捍衛媒體天職而向政府說NO,難怪執政者總認為媒體是可以被擺布的。因此,奉勸媒體不能有利可圖就唯唯諾諾,遭受打壓就敲鑼打鼓,總是利用無辜的閱聽眾去騙錢或作擋箭牌吧!要全民支持,媒體就先要有骨氣啊!如果TVBS可以堅持立場,繼續主張新聞專業與監督職志,則全民應該給予支持,但是民眾不應該支持2100繼續成為無的放矢的新聞製造中心,全民還是要譴責2100等類型的談話性節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