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媒改應成為七八年級的共同記憶 (陳炳宏)

媒改應成為七八年級的共同記憶 (陳炳宏)

2013年01月05日

在冷風颼颼的跨年夜,一群學生聚在自由廣場前為著可能根本無法達到的理想而嘶吼,他們不像參加跨年晚會的年輕人有大牌歌手唱歌給他們聽,也沒有超級明星可以跟他們同樂;反媒體壟斷青年活動現場有的只是上千顆熱切希望台灣公民社會能更健全,民主之火不能熄滅的心。可惜總統跟高官們卻不願意對他們愛國家的熱血表示謝意,甚至表達支持,我不能理解,這是什麼政府啊?

筆者在大學講授「媒體素養」通識課時常強調,現代社會的大眾媒體就等於是我們現代人的耳朵跟眼睛,只要誰能擁有、控制媒體,他就可以控制我們可以聽到什麼,或不可以聽到什麼,可以看到什麼,或不可以看到什麼,是非常有影響力的,因為現代人都必須仰賴媒體去了解外界的人事物。

例如如果大陸媒體不報導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大陸民眾根本不會知道世界發生這件事(不是每個人都懂如何上網翻牆的)。因此如果經營媒體的人不把媒體當社會公器,內容的選擇只依老闆個人的喜好,又湊巧他擁有許多媒體,那我們只好隨著他的喜好,只能知道他想讓我們知道的,只要他一不爽,不想讓大家知道的事,他就不報導,那這還會是民主社會嗎?這也叫新聞自由嗎?

將產生無限大貢獻

民主社會的可貴在於多元意見的競逐,媒體作為公共論壇,就是讓各種聲音都能公平的出現,而哪些聲音可以在媒體出現,必須符合公共利益的標準,這才是媒體存在於民主社會成為公共論壇的真義!因此有立委說,電視台有權播任何它想播的,不播它不想播的,這論調聽來實在讓人沮喪,這樣的立委根本不懂什麼是民主社會大眾媒體該有的角色與職責!他應該是覺得經營媒體跟賣蔥油餅一樣,老闆愛怎麼煎就怎麼煎,不爽就不要買!

話說台灣閱聽人真的很可憐,除了要害怕媒體被少數人控制,會聽不到應該聽到的聲音外,還要擔心媒體炒作藍綠對決。我常說,有這種不問是非,只問顏色,永遠藍綠意識形態掛帥的媒體,台灣絕不會有真正民主化的未來;還有如果民眾對媒體存在於現代社會應有的角色與功能不僅一無所知,也毫不在意,那台灣也不可能成就真正的公民社會。

從台灣民主化歷程來看,三四年級生努力對抗威權統治,建構民主體制,為台灣國家民主發展奠下基礎,這些都是他們那一代的共同記憶;而五六年級生追隨三四年級生的腳步,追求校園民主化,使校園民主運動成為五六年級的共同記憶。

接著是即將當家的七八年級,未來專屬於七八年級生的共同記憶將會是什麼?解嚴後,台灣媒體陷入一種混亂狀態迄今,加上資本主義利潤極大化思維的推波助瀾,只見它益形惡化而毫無改善的跡象,已快要吞噬從三年級到六年級生所有為台灣民主化付出的心血,因此我想建議,媒體改革應該成為七八年級的努力目標,這不僅將對台灣產生無限大的貢獻,也絕對是七八年級生可向下一代炫耀的共同記憶,因此請反媒體巨獸的青年們──繼續加油!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

From: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105/34751417/

沒有留言: